利川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百度连陷“抄袭门”,说明骨子里缺乏创新基因
http://chenchongming.com.cn  2019/3/15 0:16:23  
\

今年可能将成为百度从创立开始遭遇危机最多的一年。UE 设计总监刘超的 PPT 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前两天,百度又被网易旗下的产品有道人工翻译指责公开抄袭其 UI 设计。而就在同一天,蚂蜂窝在官方微博连续转载用户的四条微博,公开指责百度旅游盗用蚂蜂窝游记。

虽然这并不是百度第一次陷入抄袭门事件,但一天之内就被爆出两起抄袭和盗用事件,仍然是互联网发展史上少有的事。不少业内人士和用户,都在讨论,百度这是怎么了?

大公司病拖累创新步伐

这些年来的百度像它的离职员工形容的那样,已经脱离了“简单可依赖”的企业文化,整个公司患上了大公司病,内耗、部门斗争将公司带入发展瓶颈期。

李彦宏自己在前一段时间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提到了这一点。“那些新加入的人,包括高层,他们对于百度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可能还有误解。”李彦宏这样形容。而事实上,这些新加入的高管确实让百度产生了大量的内耗。一朝天子一朝臣,空降兵和随之而来的“任人唯亲”的行事风格,让百度陷入了内部斗争的恶性循环里。

公司大了,产品多了,在利益的驱动下,各个部门之间谁也不愿意为别人做嫁衣,内部资源争夺加剧,公司在同一个领域往往只会主推一个项目,即使员工有好的想法和思路,但是因为内部竞争,得不到资源支持而不能冒头的事情越来越多。

在这样的风气下,不少老员工都选择了离职。在知乎上,有一条“你为什么从百度离职”的问答中,有一个百度前 HR 这样回答:“五年来看着百度从简单可依赖变成了现在的到处政治斗争、媚上欺下、徇私舞弊、唯 KPI 论、对同事狼性、没有信任、认真干活的被排挤、会拍马屁的能升职……做为 HR,只恨自己看到知道太多又无力改变,不愿意昧心的说那些假大空的话,不愿意参与政治斗争,不愿意站队,只好挥挥手说再见!”

机构臃肿、流程繁琐、跨部门沟通困难、决策变动频繁、唯 KPI、内部斗争,这样的关键词在这几年的百度离职员工甚至是现员工对百度的形容中不断出现。

百度的大企业病越来越厉害,“努力也干不出事”的事实,让员工的创新能力在不断的内耗中弱化。

缺乏危机意识

从互联网时代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技术的更迭发展,公司想要做大做强,并保持优势,需要时刻抱着危机意识,不断寻找下一个发展趋势,并向着新的方向创新前进。就在几年前还体量巨大在市场上风光无限的柯达、诺基亚等等大公司,转眼间就败在趋势和创新上的例子,已经不胜枚举。

像是华为,发展到目前的体量,仍然不断在提出“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的反问。但百度却极度欠缺危机意识。在谷歌离开中国之后,在 PC 时代基本算是流量的最大入口,可谓叱咤风云,牢牢占据了搜索业务的霸主地位,日子过得太过舒服的同时,渐渐的失去了创业之初的狼性。

从互联网时代转型到移动互联网的过程中,百度迟迟没有建树。在 O2O、互联网金融等等业务上的布局都落在了阿里和腾讯的后面。在移动端 APP 中,除了百度搜索和百度地图外,并没有其他非常有辨识度和竞争力的 APP 了。而对比起在 PC 时代体量差不多的腾讯和阿里,腾讯有了装机量和活跃度都笑傲江湖的微信和手机 QQ,还有手机管家、QQ 浏览器、腾讯视频等其他领域的亲儿子;阿里有了手淘、支付宝、蚂蚁聚宝等等亲儿子,这两家还通过收购已经完成了移动互联网的整体业务布局。

雪上加霜的是,不管是移动端还是在传统的 PC 端,它的主业搜索业务也受到了后起之秀 360 搜索和搜狗搜索的全面挑战。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Net Applications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 4 月,百度的份额遭到明显蚕食,出现下滑,较上月缩小 1.57%,降幅最明显。

一切向 KPI 看齐的机制孕育不出创新的果实

关于百度的一切向 KPI 看齐的唯 KPI 做法,其实在魏则西事件之后,关于百度的搜索引擎业务的讨论中,已经聊过很多。但是这里仍然要把这点拿出来单聊的原因是,这是导致百度目前危机不断恶性循环的元凶。

不少从百度离职的员工,在私底下聊起为什么要走的问题,大部分的人会提到这一点。现在在百度做事,不再是为了做好它,创造价值而在一起,而是为了完成 KPI。

从俞军离开百度之后,百度的产品决策就开始逐渐偏离轨道,决策原则转向是否能够利益最大化,“只要老板觉得收益足够大,就可以去做,冒险也要做”。

在 5 月份的公开信中,李彦宏自己也承认,对短期 KPI 的追逐使该公司“与用户渐行渐远”。但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意识到问题在哪里,但百度这样的体量,要调整并非一日之功,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明显的好转。

在高 KPI 压力下,整个公司“拿来主义”的风气越来越高涨。今年 5 月的时候,大众点评就曾起诉百度地图,百度知道中大量抄袭、复制大众点评网的用户点评信息,并且直接替代大众点评网向用户提供内容,这起盗用事件被判赔偿 323 万元。而刚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百度旅游又被爆出盗用蚂蜂窝的用户游记。

而这仅仅只是内容运营环节上的一小部分陷入“抄袭门”的业务。在此之前,百度的不少产品,从 UI 设计到文案,从产品思路到架构,都曾经陷入同样的争议。百度人工翻译被指在 UI 和文案上的呈现抄袭并不是第一起。同样是五月初,“学霸君”所属的谦问万答吧公司将起诉百度旗下“作业帮”抄袭自己的界面设计。甚至在百度的搜索主业上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去年在百度世界大会上发布的六大创新亮点中,核心的“轻应用”和“知心搜索”就被指涉嫌抄袭 360 和搜狗之前的同类产品。

从魏则西事件之后,百度配合整改加上 CEO 亲自出马接受采访刷出的那一点好感度。也迅速的被随之而来的负面报道抹掉。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些看似小的恶性事件不断发生,而且不是一个部门或者一个项目出现问题,而是从产品到运营乃至设计部门,都出现了这种在业内看来特别 LOW 的事情,其实根本上就是百度内部机制出现了问题。

用唯 KPI 论这样的机制来推动公司发展,通常会造成一个问题,即使出发点很美好,但过程当中往往会出现执行偏差,结出的果实其实并不美好,反而拖累了整个公司。

在面对“百度为何从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走到被大众指责的地步”这个问题时,李彦宏曾这样回答,“我们可能相对保守了一些。总觉得搜索足够重要,只要把搜索做好,就是一个功德无量的事情,但其实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但现在看来,患上了大公司病的百度,骨子里就已经缺乏创新基因。要是仍然遵从现在的机制,不反思不改进,结局可能就是,做的越多,错的越多。


相关阅读:
北京pk赛车大小技巧 www.ganlid.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